行走河内

香港至河内一天只有两趟航班,越航和国泰共享,早上9点一班,下午2点55一班。据说还有其他航班,我就是没查到。有些诧异,毕竟是越南首都,怎么会如此情况?下了飞机更奇怪,停机坪上只有越航自己的飞机,丝毫没有国际机场的气象。而守在机舱门旁边的,是穿着类似中国八十年代警服的警察,帽子斜歪着,衣服大大的,很不合身。

入境相当简单,把因公护照递过去,瞄了两眼就放行,社会主义国家就是好!美国人到这里还得办签证,听说签证还不好办,心理顿时平衡多了,咱中国护照终于比美国护照牛了!小尾巴刚要上天,这边行李就差点出问题。等啊等,等得脖子都长了,还不见行李出来。难道是蛇口港交运行李出了问题,问了机场MM,回答再等等。终于,在最后几件行李里面找了出来。

从机场到市区,出租车一直跟在丰田后面,保持匀速行驶。不是车子多,只有两个车道,而旁边的车道上基本都是摩托车在飞奔。后来几天打的多了,才发现河内的出租车司机都不超车,路窄摩托车又多,还是老实慢慢走比较安全。好处是慢虽慢,交通事故少,不堵车,其实还省了时间。

越南的摩托车成灾,几乎是每时每刻,路上都飞驰着摩托车。特别是在没有红绿灯的路口,不壮着胆子真还过不了街。河内的家庭,可能是每家每户都有摩托车,经常看到一辆摩托车上挤着三个人。越南近年经济增长,人民生活水平也逐步提高。摩托车上,不少穿着入时的少女。也许是欧美游客过于青睐的缘故,或许毕竟是首都,河内的消费水平比深圳还高,特别是出租车,让我打出了折合人民币110多块钱的天价。

从旅馆出发去巴亭广场,出租车停在广场对面的政府机构门口。下车越过片片青草地走过去。广场上人不多,两个欧美旅行团正在游览。胡志明墓由于到了维修季节无法开放,只能遥望。身为越共第一领导人,胡志明极节俭。黄色的法国总督府庄严华丽,仅仅作为办公场所,花园里小小的两间房才是起居地,一生未婚的他,睡觉都是1米2的单人床。

还剑湖则是年代久远的记忆。传说越南王借神龟的宝剑抵御了中国的侵略,胜利后又来到湖边把宝剑还给神龟,因此取名还剑湖。不知是正史还是戏说,如今的还剑湖已然是河内人民的大公园了。每天早晚,湖畔总有不少人在此运动,还有情侣们依偎在湖边,夕阳下平添了一抹温柔的色彩。还剑湖也是最吸引老外的地方,不远处就是老城区36街的所在地。所谓36街,就是36条街,每条都有各自的功能。有的卖丝绸,有的卖鞋,有的卖皮革制品。现在,分工不再那么明确,但依然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。

来此之前我在附近商场看上了围巾,越南本地丝绸,标价270000越盾,折合人民币135元,我砍到300000越盾两条,还自以为得了宝。结果在此找到几乎一模一样的,75人民币2条。问了奥黛的价格,定做一套40美金,之前在商场问的,要750人民币一套。虽然商场的质量更好,但价格差距也太大了,或许这就是此处人潮拥挤的理由。

回到湖边,沿湖走上一圈,找个石椅坐下。对面的越南人盯着我看,我一回头,黄头发的女老外正对我眨眼。我笑,给我照张相吧。于是留下了还剑湖边的唯一一张人像。

下定决心去CAFE探个究竟,看看天下闻名的越南咖啡有何蹊跷,却点了糖醋炸鱼。西式做法,洋葱、胡萝卜和青红辣椒炒在一起,鱼肉和上面炸,外焦里嫩,一口下去酥脆得很。越式黑咖啡更是新奇,浓稠得从专门的漏斗里一滴滴滴下来。没有奶,只有糖。苦却不涩,仍是喝不习惯,更爱咖啡的醇厚。

夜了,起身回旅馆,夜幕中的还剑湖也灯光星点起来。